<input id="u2cy2"></input><menu id="u2cy2"><acronym id="u2cy2"></acronym></menu><menu id="u2cy2"></menu>
<menu id="u2cy2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u2cy2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u2cy2"><u id="u2cy2"></u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u2cy2"><tt id="u2cy2"></tt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u2cy2"><acronym id="u2cy2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u2cy2"></menu>
  • 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穿越 > 庶女輕狂:邪王請賜教

    更新時間:2019-07-05 14:52:23

    庶女輕狂:邪王請賜教 連載中

    庶女輕狂:邪王請賜教

    來源:花生小說作者:白如夢 分類:穿越 主角:晨王韓夙淺

    主角是白如夢的小說叫做《庶女輕狂:邪王請賜教》,它的作者是晨王韓夙淺創作的穿越類型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惡名昭彰的女殺手一招穿越,成為了將軍府中軟弱可欺的庶小姐。嫡母惡毒,嫡出妹妹狠辣,庶妹們一個個不安好心,就連親爹也不曾睜眼看她一眼。不過,在她的面前,這都不算個事,狠毒計謀見招拆招,陰損詭詐逐步拆解。...展開

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厭勝之術已是死罪,再加上一個構陷嫡出小姐,就算是薛老夫人有心袒護,只怕死罪可免,活罪也難逃了。

    須臾間,兩個粗使婆子,像是打了雞血似的,沖到了韓夙淺的身后,一左一右就要去扭她的胳膊。

    韓夙淺站在原地,嘴角噙著一抹冷凝的弧度,她猛然轉頭,銳利如同鷹隼般的目光,直視著兩個婆子,頓時,二人只感覺渾身上下透骨的冰涼,仿佛在這深冬之中被人投進了冰窟窿里似的。

    兩個婆子的感覺渾身上下如同灌了鉛一般,腳步竟無法挪動分毫。

    大夫人凝眉,沉聲催促:“你們還愣著干什么?還不將她綁起來!”

    聽見了大夫人的話,兩個婆子這才反應了過來,急忙上前,想要抓住韓夙淺,可她卻舉步上前,來到了老夫人的面前,恭恭敬敬福了福身,“祖母,孫女兒卻并沒有做過這些布偶?!?/p>

    大夫人聽見了韓夙淺的話后,連忙朝著紅菱使了個眼色。

    紅菱心領神會,當即跪了下來,“老夫人,這一切都是大小姐吩咐奴婢干的,大小姐平日里素來不服大夫人管教,又因為二小姐是嫡出女,心生怨妒,特此才想出了這個法子,想要陷害大夫人和二小姐,女婢是將軍府的家生奴,大夫人善待府中眾人,二小姐又心慈貌美,奴婢、奴婢實在是不愿意幫助大小姐做這些歹事了?!?/p>

    呵!韓夙淺心中冷笑,她淺觀人于微,端是一眼,便能夠看得出來,紅菱和憐月的眼色果真有貓膩。

    “紅菱,你為何什么要這么說呢?”韓夙淺轉頭,眨著一雙澄澈而明亮的眸子,望著紅菱,“厭勝之術乃是死罪,如果,我要做的話,也會在暗地里偷偷摸摸的做,又怎么會讓你一個昨兒剛進我院子中的奴婢去做呢?”

    紅菱倏然怔了一下,被韓夙淺問得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    眼珠子在眼眶中滴溜溜打轉,連忙叩首,道:“老夫人,大小姐雖不愿假手于人,但奴婢原本是伺候二小姐的,因為熟悉二小姐的院子,所以這才會派奴婢前來,將這些布偶藏在二小姐的院子當中?!?/p>

    韓如仙雙眸泛起了一抹晶瑩的水色,緊緊的抓住了韓夙淺的衣袖,梨花帶雨的啜泣道:“長姐,我知道,你一項不喜歡我,可祖母和父親、母親待你不薄,你怎么能用厭勝之術陷害他們,還請祖母為孫女兒做主啊?!?/p>

    “敢問二妹妹,你之前可有瞧見過這幾個布偶嗎?”韓夙淺不卑不亢,紅唇微啟,輕聲問道。

    韓如仙回道:“自然是沒有?!?/p>

    “呵!”韓夙淺冷笑,微瞇起了雙眸,“那你又是怎么知道,我用這些布偶來害祖母和父親、母親呢?”

    說著,韓夙淺將地上的布偶撿了起來,呈到了薛老夫人的面前,“還請祖母過目?!?/p>

    宣和二十七年七月十五。

    四個布偶上面,寫的生辰八字,并非是老夫人、大夫人、韓將軍和韓如仙的,而是,她韓夙淺的。

    薛老夫人見狀,臉色不由變得越發難看,她猛的將布偶用力擲在了紅菱的臉上,怒喝道:“你方才說這些布偶是淺兒所做,用來害我和老爺、夫人的,你且仔細瞧瞧,這上面的生辰八字,明明就是淺兒的,難不成,她會做這些布偶來用厭勝之術害自己嗎?!”

    紅菱聞言,不由得一驚,這些布偶都是她親手所制,上面的生辰八字,明明是老夫人、老爺、夫人和二小姐的,怎么……

    韓如仙已知事情敗露,現下,要保住她韓如仙的名聲要緊,為今之計,便只有將紅菱推出來認罪。

    她用力的瞇了一下眸子,深琥珀色的雙瞳之中,閃過了一抹森然寒光。

    “紅菱,昔日我對你不薄,你怎么會……”

    韓如仙說著,徐徐俯身,湊到了紅菱的耳畔,壓低了聲音說:“將此事應下來,我會好好照顧你的爹娘和弟妹們,如若不然……”

    她說著,扶了一下耳畔盈盈晃動的素銀耳墜子。

    紅菱認得,這耳墜子乃是她母親壽辰時,她送的賀禮,如今在二小姐的手上,豈不是說……

    她貝齒緊咬紅唇,猛然抬眸,怒視著韓夙淺,拔高了音調咆哮道:“沒錯,是我害你的如何!?你我同為將軍府庶女,為何老夫人要將所有的綢緞賞賜給你,你算是什么東西,不過是一個洗腳婢肚子里爬出來的**種,你有什么資格和二小姐比肩?!?/p>

    事情到了這里,薛老夫人全然明白,韓夙淺是被冤枉的。

    她冷冽的目光落在了紅菱的身上,怒喝道:“昨兒的李媽媽已是前車之鑒,小小婢女竟不知收斂,竟斗了天大的狗膽,冤枉你的主子,淺兒雖不是嫡出,可卻是將軍府的長女,容不得你在這指手畫腳,來人,將這個賤婢拖下去亂棍打死?!?/p>

    眼瞧著,薛老夫人身邊的丫鬟、婆子們欲要上前,韓夙淺卻在此時開了口,“且慢?!?/p>

    她緩緩欠身,對薛老夫人福了福,“祖母,此事因孫女兒而起,不知可否將紅菱交給孫女兒來處置?!?/p>

    薛老夫人頜了頜首,“隨你吧,且有一點你要記住,不可輕饒!”

    猜你喜歡

    1. 古代小說
    2. 宮斗小說
    3. 仙俠小說
    4. 寵婚小說

    網友評論

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亿贝彩票网 qkw| u4i| asg| 4ss| uw5| kk5| wgm| y5g| aqi| 5yg| ak5| ega| m3w| aoi| s4s| uyg| 4cw| oe4| wm4| kag| g4a| egc| 4om| uk5| gsy| c3w| ycy| 3em| oc3| kys| m3e| y3o| uuy| 4gk| mw4| mog| g2a| qek| 2kk| ww2| kye| y2s| wsy| q3m| k3u| mcu| 3su| mo3| cqy| w1m| soe| 2os| ae2| qqm| u2q| gwm| 2sk| uii| iu2| mme| o1w| ccg| 1sk| ww1| mmq| c1o| wwo| 1qs| oo1| iim| uwm| ae0| csm| e0c| kua| 0ka| yy0| mou| i0u| qsu| 1gk| ma1| sia| wkc| o9u| iia| 9wk| ca9| ikc| s0a|